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热力工人:“睹义勇为” 温和你我他

供暖

  11月29日,记者走进我市部分热力站,切身感受忙碌在供暖一线的热力工人的勤劳与辛苦。

  9点多,记者冒雨来到涧西区瀛洲路与秦岭路交叉口附近的江南绿苑小区,该小区共有23栋楼,1016家住户今年首次供暖。

  在该小区二期5号楼1单元3楼,市热力公司涧西热网所的员工赵磊和维修工姬书敏、张春迎正在帮这里的居民维修暖气管道。

  301室的居民王秀珍家里安装了4组暖气片,供暖开始后,其中两组时热时不热。赵磊初步判断,可能是管网循环出了问题,入户管道口的滤网被堵住了。

  业内人士介绍,滤网是个圆柱形的金属网管,热水流入居民家中,先要经过滤网过滤。新入网的小区,由于管网长期未用,里面沉积的锈蚀物很容易造成滤网堵塞。打开仪表箱,张春迎先关紧滤网两侧的阀门,切断水源。卸下滤网后,他又打开阀门,仔细冲洗滤网。

  水流一接触滤网,立刻变成了黑乎乎的“墨汁”。“这黑水里就是滤网上附着的锈渣,锈渣堵塞网孔,热水就流不到居民家里,暖气自然就不热了。”赵磊说。滤网清理的效果立竿见影,10分钟后,王秀珍家中“失灵”的暖气片摸上去已经有些烫手了。

  由于江南绿苑小区内全是多层建筑,没有电梯,记者跟随维修工人们上上下下,累得气喘吁吁。“我们的工作就是在一个小区里转悠,不过,一天跑下来,每个人要爬几千个台阶,清理七八十个滤网。”赵磊说。

  10点30分,我们来到江南绿苑小区二期2号楼1单元。由于该单元几户居民都反映“暖气不热”,维修工判断可能是控制整个单元楼供热的井下滤网堵塞了。

  掀开供暖井盖,记者看到,由于下了一上午雨,井底有不少雨水和淤泥。维修工姬书敏穿上一身防水的塑料工作服开始下井,记者在一旁负责递工具。

  供热管道十分湿滑,姬书敏刚踩上去就打了趔趄,幸好他的胳膊撑在井口才没摔倒。井下空间狭小,姬书敏只能跪在淤泥中工作。

  长时间蹲在井口,记者被井下涌出的难闻气味熏得无法呼吸。由于攥着扳手、铁钩等工具,不一会儿,记者的手就被冻得麻木了。

  井下,笨重的大阀门被拧得很紧,姬书敏不得不把整个身体趴在供热管道上,双手把比碗口还大的阀门抱在怀里使劲拧。只听“嗞”的一声,阀门松动了,管道中的热水瞬间喷涌而出,来不及防备的记者和姬书敏被“高压水枪”喷得满头满脸都是水。

  “呸、呸……”姬书敏一边吐着口中的水,一边迅速把滤网放在水下冲洗、然后安装。“这时最重要的就是要手快。”张春迎说,“管道里的水温高达六七十摄氏度,浇在棉线手套上烫得很。”

  此时,蹲在井边的记者已浑身湿透,被冻得哆哆嗦嗦,鼻涕也不听话地往外流。看着跪在泥水中工作的姬书敏,记者说:“姬师傅,你的衣服湿了,上来歇歇吧。”

  寒冬里全身湿透,咋会“热得受不了”?原来,井下空间只有两三平方米,却铺设有大量的热水管道,遇上水管爆裂、漏水等事故,热水能积到半米深,人一进去,就像进了“桑拿房”。工人常常在井下热出一身汗,出井后湿衣服一上冻,又冷得直哆嗦,极易感冒。

  11点30分,我们来到一住户门前。“同志,你来看看我家的暖气是咋回事儿吧。”看到门口有维修工人,家住江南绿苑小区2号楼2单元101室的任玉华老人说。

  由于女儿在外地工作,76岁的任玉华和80岁的老伴儿生活在一起。供暖后,老人家中的暖气温度一直不高,虽然热力站就在小区内,可两位老人行动不方便,一直没出门找人维修,冷了就在室内穿着棉衣御寒。看到维修工人上门,他们自然十分高兴。

  “老人家里的滤网已经清理了四五遍,但效果总是不理想,过几天又被堵塞了。”赵磊边检查表箱边说。江南绿苑小区的暖气管道在两年前已经铺设完毕,今年是首次供暖,管道内沉积的锈蚀物很容易造成滤网堵塞。在赵磊负责供暖的7个小区中,江南绿苑是清理次数最多的小区。

  帮老人清理过滤网后,我们匆匆赶往下一家住户。下午3点,我们再次来到任玉华老人家中查看维修效果。推开房门,室内暖融融的,记者不由得舒展了一下身体,墙上的温度计显示室温为19℃。

  “下着雪你们还跑两趟,真是太感谢了!”看着我们在雨雪中浸湿的衣服和鞋子,老人连声道谢,“孩子在外地,老伴儿还有哮喘病,要不是你们,这冬天可咋过!”说着,老人感动得哭了起来。

  “大娘,您别哭,以后有啥事让人叫一声我们就过来了。”赵磊赶忙帮老人擦眼泪。赵磊介绍,小区里有不少独居老人和儿女不在身边的“空巢老人”,对于这些住户,工人会时常上门看看,帮他们解决供暖问题。

  热力站内,3米多高的机组发出巨大的轰鸣,从热力公司输入的蒸汽通过这里被送往住户家中。

  运行工张丰林正穿着背心在机组前抄数据。“外面的人都穿羽绒服,您穿背心,不冷吗?”记者问。“守着这么多暖气管道,咋会冷?”张丰林说。记者这才注意到,热力站里,尽是直径比碗口还粗的供暖管道。

  由于雨雪降温,记者要跟张丰林一起加大蒸汽流量,提高出水温度。站在管道前,阵阵热浪扑面而来,热得人脸颊发烫。站了一会儿,记者被雨水打湿的衣服上开始蒸起白雾。

  按照站里规定,夜班工人严禁睡觉,每小时抄一次数据,长夜漫漫,咋对付晚上的瞌睡呢?

  张丰林说,最难熬的就是晚上,虽然热力站里配有床铺,但夜班同志都是坐在椅子上休息,不敢有一点儿疏忽。实在困得受不了,就穿着单薄的工作服或背心到门口站一会儿,“冬天室外零下几度,一冻就清醒了”。

  热力站内噪音很大,记者和张丰林对话,不得不扯着嗓子喊。“刚来的时候我们都往耳朵里塞棉花才能勉强抵挡噪音,现在时间长了,也就适应了。”张丰林说。

  16点,天空飘起大朵大朵的雪花。刚从一口供暖井里出来的姬书敏,抬头看看雪花,高兴地对张春迎说:“今年雨水多,墒(田地里土壤的湿度)足,明年麦子要丰收哇!”

  “是啊,我俩都是新安县的农民,冬天农闲了来热力公司当‘季节工’。”姬书敏说。

  所谓“季节工”,是热力公司在冬季集中供暖期间为保障供暖工作正常进行而外聘的员工,主要负责各个热力站的运行及维修工作。像姬书敏这样的“季节工”,市热力公司有200多名。

  业内人士介绍,为了保证及时解决居民诉求,热力站需全天24小时有人值班,即使在春节期间也离不开人。每当万家团圆庆祝新春时,热力工人都要坚守在一线热力站上给大家送去温暖。

  尽管他们工作十分辛苦,但也常常不被居民理解。供暖工作中,管网老化、设计不当、操作不当等都会造成暖气不热,居民有时会把这些问题归咎到热力工人身上。

  “对于我们这些热力工人来说,辛苦不算啥。只要大家在家里能感受到我们送去的温暖,就心满意足了。”姬书敏说。 (见习记者王妍通讯员张建华文/图)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28 09:36,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热力工人:“睹义勇为” 温和你我他 供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