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水泥

  还记得纽约的高线公园吗?之后,它的设计者之一 James Corner Field Operations 工作室又跑去给迈阿密设计了一座新公园。这回,他们把注意力从废旧的铁轨转移到城市高架铁路的下面,公园的名字叫“Underline”。

  从宏观上看,Underline 公园将从地铁 Dadeland South 站一直延伸至迈阿密河的边缘,成为总长 402 公里的城市道路网的“椎骨”部分。Friends of The Underline 认为它不仅能确保步行者和骑行者的安全、使社区关系更加紧密,也能为城市多创造超过 40 公顷的绿化面积。从某种程度上说,甚至成为整个城市的地标景观。

  将城市基础设施空间改造为公园,Underline 是这系列工程的最新作品。

  通常来说,桥下面是一个比较让人头疼的地方,因为这个空间实在是鸡肋,一方面有高度限制,另一方面又挡光,所以一般来说很少有建筑师敢于尝试这个地方。上海的高架桥底下基本上全都是修成了停车场,唯一一个有点逼格的东西就是延安路高架桥底下的那根龙柱。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网上看,这根龙柱还有一个灵异的故事,也不知是真是假。(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下拉八卦八卦。)

  上世纪九十年代时,为彻底改变市区交通拥挤、堵塞,同时上海高架路建设规划也想跻身世界一流都市,贯穿于市区的成都路高架和延安路高架先后上马,使贯穿上海市东西南北的高架最终形成上出天、下出地的“申”字形的大格局。

  ……工程飞速地进展,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联接的接口时,作为高架路主柱的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工程受阻,偏偏受阻在东西南北交汇点上,受阻在上海最高的高架主柱之下!翻阅上海地质资料和所有设计文件,均没有问题。上海市政和隧道等工程公司立即调集技术力量攻关,一而再,再而三,地桩就是打不下。谁能想到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接口上打不下地桩,竖不成主柱!

  ……汇集技术精英,高明绝技过招,各显神通之后,打不进的地桩依然打不进,就是勉强打进一部分,却远远不符合设计的标准和工程的,工程只得暂时停顿。

  不知道是谁出了注意,到著名的上海市中心静安寺“玉佛寺”去请教了一个高僧大德。高僧来到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联接工地细细察看后,沉思良久,然后开口说,此地乃是“龙脉”之所,要想挖掘确实不易,但已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解决的办法是要行一番法事,请动神明灵物让出打桩之地。高僧说完,慨然长叹,言明他道破天机,恐怕自身在世来日已不多。许身报德,愿为上海人民信众造福,也为久居的上海建设尽一份绵薄心力。

  按照高僧的作法,就是必须在七天内造一根盘九条银底金龙的主柱,由那高僧作法念七天(看雪客注:一说为三天)经。(据说请示了中央领导,中央也同意了这样做。)

  高僧默然择定吉日,众人循其嘱咐,一切准备停当。法师焚香祷念,一一行事,事毕叮嘱某时某刻后即可打桩,然后一去不返。工程技术人员虽然一头雾水,却也动心聚念,遵嘱照办。谁知如此这般之后,地桩竟然顺利打了下去,不偏不倚,完全符合设计标准,南北、东西高架严丝合缝。高僧回到寺庙,不多日无疾而圆寂。(他这也是属于为国捐躯了)

  至于高僧作法的布置,只传数位领导和工程负责人,并再三吩咐秘而不宣,所以外人无从获知详情,唯一能看到的痕迹,就是在接口处地桩上浇筑的巨大圆型支柱周身围上了白钢并装上了龙型纹饰,作为对佑助打桩成功的神明灵物的祈敬。

  一句话概述:这是一个位于阿姆斯特丹旁边一个叫做小镇, Koog aan de Zaan他们的小镇被一条穿越的告诉公路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市政厅,另一个部分有一个教堂。为了连接这两个重要的区域,他们决定在桥底下盖点东西。于是他们盖了:

  从这个设计我们可以看到其实高架路的桥底如果被合理的利用,还是可以产生相当大的剩余价值的。至少,不用盖屋顶了。

  该项目包括从高架桥径流分流的雨水管理景观、改善的维护通道、公共娱乐空间以及一系列支持可操作照明和艺术设施的脚手架结构。

  该项目获得2019年AIA全国区域与城市设计荣誉奖、2017年滨水中心荣誉奖、2014年BSA未建设计奖、2018年波士顿步行金靴奖。

  在设计师的手上,原本冷冰冰的水泥墙壁似乎变成了温暖的去处。不能改变,即加以利用,当高架桥已成既定事实,如何破局更为关键。

  客户: 国王陛下首席私人秘书办公室(普密蓬·阿杜德国王)和泰国健康促进基金会( ThaiHealth )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曼谷是世界上交通拥堵量最大的城市之一。人们通常会乘坐自己的车辆,每天在路上花费1.6小时。道路和高速公路的数量与绿色和开放空间相比在增加。高速公路是解决交通拥堵的解决方案之一,但同时也通过分隔城市之间的区域来产生问题。高速公路以下的区域将被放弃并未被利用。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曼谷高架桥位于曼谷市中心的Urupong区。该地区过去曾拥有5个社区,Klongsompoi Bankruatai Bankruatawantok Bankruner和Watboromniwat,但高速公路的发展将5个社区分隔开来。该地区面积为22,400平方米,其中大部分由高速公路和Phrayanak道路被切断,中间的地点将该地区划分为南北两块。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该项目由普密蓬国王倡导,发展人力资源的思想是运用体育运动作为设备连接和赋予社区居民权利,以保持良好的身心健康。该项目得到了许多政府和私人团体的支持。

  与社区和利益相关者共同参与的设计过程不仅提供适合每个社区的方案,而且让当地人民有机会参与设计过程,施工过程和管理,这些社区完成后将有公园的归属感。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泰国地下室(Larn-barn-larn-din)的概念被用来指高速公路作为房屋,并设计了连接社区之间关系的空间。

  连接站点连接人员,设计目标使用站点作为连接站点周围5个社区的平台。南侧和北侧的正门是将两侧连接在一起的关键。其他大门将社区和社区与公共基础设施联系起来。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Larn-barn-larn-din是泰国传统民居的元素之一。该区域位于地面楼层下用于聚集房屋成员的房屋,并且可以是户外客厅。 Larn-barn-larn-din可以将景观元素作为连接社区之间关系的空间。来自高速公路的阴影创造了像Larn-barn-larn-din这样的泰国房屋下的空间氛围。

  将活动分组并确定位置,将活动活动集中在北侧,更加具体的表面和高速公路的阴影下,以及南侧的被动活动,土壤表面。为了安全,在五人制足球,篮球等体育活动之间创造了马蹄形的边界,但它仍然可以在一侧连接。运动活动可以在白天使用高速公路的阴影进行。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绿色植被作为场地的边界,由于高速公路的阴影,在场地的边界上种植树木和灌木,绿色过滤器起到吸收街道灰尘和污染的作用。选择吸收污染的本地植物和植物以在该地点的边界上种植。黄色开花植物被选为国王的象征。作为来自车间的活动之一种植食用花园。可以在织造业中使用的植物也可以种植在网站的历史上。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现有结构作为新的基础设施,现有的柱子可以用作照明,座位和绿色墙等新的基础设施。照明附在现有结构和新结构上,以在公园中创建普通照明。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材料概念,本项目选用混凝土和钢材等当地材料。 Larn-din是土壤阶地,因此砖块用于指土壤材料。砖的图案也可以指在Bankrua社区非常着名的编织技术。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在施工过程中,会创建一些活动让当地社区成为公园的一部分,比如种植灌木的一些区域,为羽毛球馆的墙壁涂漆并在操场上涂地板。这个过程创造了对当地社区的归属感。

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施工完成后,当地社区必须选择其代表作为政府委员会与政府代表共同管理公园。由这个地方社区可以很容易地要求许可使用公园的年度活动。

  约翰•惠顿桥的这个公共开放空间方案创造了一个简单的空间结构,寻求最大的社区利益,满足许多不同的娱乐活动需求。

  这幅名为“星月夜”的“灯光画”铺设在西安市高新区丈八立交人行天桥的底面,仿佛璀璨星空被镶嵌在天桥之下。金黄的满月形成巨大的漩涡,淡蓝的色调,动感的线条,给人自由的时空感。桥体通过灯光的映衬,变得既浪漫又现代感十足。

  在四角的桥墩上都有一个二维码,市民可以通过扫码来和灯光互动,自己控制桥身灯光、色彩,表现充满运动和变化的星空。

  据悉,这幅 “灯光画”是西安高新区的夜景亮化工程之一。设计借鉴梵高“星空夜”的作品形象,采用超过30万颗以上的可编程控制的RGB点光源,张拉于天桥底部。施工方也通过灯光艺术作品表达时光的流逝,为每个都市夜归人送上一份视觉“礼物”。

  设计师Fernando Abellanas就在瓦伦西亚的一个大桥底下建立了工作室,当然没有一定胆量的人估计不敢这么“肆意妄为”。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28 09:35,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除了筑树水泥锥 天桥底下还能够有这么众做法 水泥